约瑟夫·奈:特朗普像被惯坏的孩子尽力干坏事给拜登留下烂摊子

“在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几天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尽可能地干坏事,给拜登政府留下来一个烂摊子。”在凤凰卫视和凤凰网主办、青花汾酒首席赞助的《2020与世界对话太平洋未来论坛》上,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软实力”概念提出者约瑟夫奈教授如此评价特朗普的最后白宫岁月。

约瑟夫奈教授在过去二十年中是政治学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学者,最早在国际政治研究中引入“软实力或巧实力”。他用“非常糟糕”一词来论定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的软实力。“软实力是通过你的吸引力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而不是通过你的威慑力。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对于其他国家的政策不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他总是讲美国第一,当然这本身没有什么错,每一个领导人都会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但特朗普对于国家利益的定义是非常狭隘的,他不包括其他国家的利益,他脱离了多边主义,这也对美国的软实力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特朗普总统在其任期的最后几星期,宣布对14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实施制裁。对此,约瑟夫奈评价称:“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几天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尽可能地干坏事,给拜登政府留下来一个烂摊子。”

约瑟夫奈教授同时发出警告,特朗普会去干扰拜登与未来的关系。“特朗普是个非常自恋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希望自己的形象永垂不朽,而不是国家的形象。所以他可能会故意去做一些破坏性的事情。” 约瑟夫奈教授认为,面对特朗普的挑衅,北京会如何应对非常有趣。“北京到目前为止还是很聪明的,没有对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行为过度反应,不到六个星期之后拜登就会就任总统,北京应该耐心一点,不要上特朗普的当。”

傅晓田:约瑟夫奈教授在过去二十年当中是政治科学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教授,您之前也讲到软实力和巧实力,你如何总结特朗普总统在任期间美国的软实力呢?

约瑟夫奈:软实力是通过你的吸引力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而不是通过你的威慑力。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对于其他国家的政策不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他总是讲美国第一,当然这本身没有什么错,每一个领导人都会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特朗普对于国家利益的定义是非常狭隘的,他不包括其他国家的利益,他脱离了多边主义,这也对美国的软实力带来了负面的影响,现在很多国际方面的调研都体现了这一点。特朗普对美国的软实力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拜登也说了美国可能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我们需要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有一个更广泛的定义,也要包括其他国家的利益,这些能够帮助美国恢复在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已经损失的一些软实力。

傅晓田:非常感谢约瑟夫奈教授,我的第二个问题可能比较有挑战。特朗普总统在他在任的最后几个星期对中国人大的立法者实施了一些制裁,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约瑟夫奈:在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几天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尽可能地干坏事,给拜登政府留下来一个烂摊子。我觉得拜登政府不会持续这个政策的。中美双方之间需要有非常频繁的高层互动,这样我们才能避免1914年的那种情景。我们必须要有中美之间的高层互动,这是非常重要的。

傅晓田:感谢约瑟夫奈教授,贾教授,您对刚才约瑟夫奈教授的发言有什么回应呢?

贾庆国:我完全赞同刚才约瑟夫奈教授所做的评论,特朗普政府所做的很多事情在过去的四年当中是降低了美国的软实力,的确是因为他将美国的国家利益的定义过于狭隘了,使得其他很多国家很难认同美国的这样一个定义。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最后一个月当中做了很多事情,使得拜登政府在进一步实施外交政策的时候变得非常困难。我赞同约瑟夫奈教授的大部分观点,谢谢。

李强民:刚才听了约瑟夫奈教授的主旨演讲,我觉得讲得非常好,美中关系对双方来说都很重要,不仅对双方,对整个世界都很重要。确实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美国的形象,美国的软实力没有什么增长,可能有些地方有衰落,这个也是很明显的,可能也会留下一些问题给下一届政府去解决,我觉得美国在拜登政府执政下会有一个新的机遇修复与中国的关系。

王栋:我们首先这里有一个共识,就是刚才约瑟夫奈教授说了特朗普对美国的利益定义非常的狭隘。我觉得特朗普留下的这个烂摊子是我们不得不采用的一个起点,思考如何重建美中关系,避免像刚才约瑟夫奈教授说的让中美关系掉下悬崖,引发新的冷战。我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特朗普在他任期剩下的日子没多少天了,显然他还会继续破坏美中关系,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另外在什么程度上拜登政府能够扭转方向,来跟中国合作,恢复和中国的正常关系?不知道约瑟夫奈教授是不是愿意就这两个问题说一说。

约瑟夫奈:我觉得确实有这样一个风险,就是特朗普会去干扰拜登未来与中国的关系。

因为他是个非常自恋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希望自己的形象永垂不朽,而不是国家的形象。所以他可能会故意去做一些破坏性的事情。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一个问题就是北京会如何应对,北京到目前为止还是很聪明的,没有对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行为过度反应,不到六个星期之后拜登就会就任总统,北京应该耐心一点,不要上特朗普的当,如果特朗普设一个陷阱的话可能会让你掉进去以后就没有办法改善了,拜登也没有办法。刚才说过拜登的很多政策会跟特朗普是相似的,比方说大家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对华为持有非常强的疑虑,但我不觉得拜登会禁止员入境之类的,北京要很小心,不要上这个当,不要上这个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