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中美关系最大的危险是不断抬头的民族主义

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将会如何?中美经济脱钩有无可能?中美关系目前最大的危险是什么?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在凤凰卫视和凤凰网主办、青花汾酒首席赞助的《2020与世界对话太平洋未来论坛》上一一解答了这些问题。

他认为特朗普给拜登留下了一个“冷战”作为遗产,但两国之间未来的关系不会是冷战型的,而是双方在竞争同时又有合作的。如果只看安全脱钩,这可能是一个选项,至于中美经济脱钩,则是非常不现实的,因为从经济上来说成本太高,而从生态上根本不可能。所以中美关系是一个互相合作的新生态。目前中美关系最大的危险是两国不断抬头的民族主义,这就意味着需要非常谨慎地管控中美关系,找到不再陷入新冷战的机制。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凤凰卫视主办的这个论坛,我现在是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现在外面有暴风雪,气温是在零下,希望你们那边天气不错。

今天我要和大家讲的问题是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可能现在是处于五十年来的一个冰点,有些人说我们现在进入了新的冷战时期,尤其是说到中美关系的时候,通常我们会说特朗普给拜登留下了一个冷战时期,尤其是涉及到中美关系。

特朗普对美国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幸的总统,尤其是对中美关系来说也是如此,但是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只指责他一个人。特朗普是一个毫无畏惧的年轻人,他火上浇油,就是给已经有的一堆火上面浇了一把油,中美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在美国有人讲要让中美经济关系脱钩,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如果我们只看安全问题的话,脱钩可能是一个选项。实际上两国对安全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某种程度上两国可能会出现某种程度的脱钩,但是这种脱钩不应该使得我们进入更广泛的保护主义,使得两国经济都出现脱钩,这就可能会是一种灾难,不仅对美国人,对中国人来说,也会对两国经济产生巨大的打击,我们应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此外,现在全球各个国家之间的互相依赖不仅是经济上的,而且是生态上的,比如说我们看气候变化,刚才亚投行认为气候变化是他们的重点工作领域,气候变化是没有任何边境和国界,二氧化碳才不管你国家之间的边境在哪里。如果我们看疫情和全球卫生健康问题的话,病毒也不管你是哪国人,而且这些病毒也不管国家之间的边境,任何时候都会对任何国家展开攻击,所以我们在生态环境上是更加互相依赖的。我们必须意识到在这个领域,我们是不可能独自解决任何问题的,最近我的一本书,《道德重要吗?》就是讲外交关系的,这里面我们就必须开始了解,不仅仅是要为其他国家施展你的权力,这是传统上对权力的定义,我们更多的是要和其他国家之间共同使用权力。

中美之间是不太可能独自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而且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巨大的,并不只是那些沿海的城市,比如刚才艾德明说的,包括中国的农业和喜马拉雅山的冰川都会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受到这么大的挑战,不可能由任何一个国家独自解决,必须和其他国家展开合作。

说到中美两国之间脱钩的问题,我觉得这是非常不现实的,经济上来说成本太高了,而且生态上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必须要看到中美关系,我把他说成是一个互相合作的新生态,就是互相之间既有竞争又有合作。中美之间确实是有很多互相的竞争,比如南海问题,但是气候变化和疫情问题,我们确实是需要更多的合作。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非常谨慎地管控中美关系,其中最大的一个危险就是两国都有不断抬头的民族主义,所以两国都需要管控这样的一些势力。

所以,我觉得对于中美两国来说,关键就是要找到一种机制,不让大家再陷入新的冷战。我们觉得合作和竞争都重要,即使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仍然不能高枕无忧。人类就是倾向于犯错误、判断错误、行动错误。我们回头看一看1914年,1914年可能比1945年对现在更有意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世界各国都没有说要展开一场世界大战,他们本来会以为是一次短期的冲突,圣诞节大家就收兵回家了,结果发生了一场历时四年的灾难性的大战,四个帝国都因此而崩溃,造成了一种新的世界的平衡,所以我们要非常谨慎地避免这种情况在中美之间发生。

我觉得我们的双边外交关系是可以处理好的,也是可以避免灾难的,但是我们想像一下,如果美国在中国南海进行“自由航行”(美国在南海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与国际法意义上的自由航行并不相同。——编者注),中国去挑战他们,或者去挑战一艘日本的船只,或者大陆决定去占领台湾周围的一些小的岛屿,这种错误的判断可能会导致一艘船被击沉、一架飞机被击落,然后美国可能会去冻结中国的资产,可能会动用美国禁止与敌国贸易的法律,这样不仅可能发生冷战,甚至可能发生热战,这个会是灾难性的,所以这对中国、对美国、对世界都会是灾难性的。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所以双方的交流和沟通要有避免危机的机制,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不应该认为两国之间的关系将来会是冷战型的,应该是双方在竞争的同时又是有合作的,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想见未来有互利共赢的一对关系,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么我要提醒诸位,如果从历史上来看就不应该拿1945年作为参照了,而是应该拿1914年一战开始的情形,那个才是真正危险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